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趣聞 > 成都文物考古發現唐明清代三個時期的城墻(圖)

成都文物考古發現唐明清代三個時期的城墻(圖)

2019-06-03 08:51    文章來源:文匯報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宣布最新考古成果:在青羊區通錦橋附近發現唐代、明代、清代三個時期的城墻,為研究成都古城墻不同時期的變遷過程、位置和修建方式,以及成都城市與社會面貌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

史載,成都最早的城墻,是春秋末期的古蜀五世開明帝在遷都成都后構筑的城池。有正規的城垣,始于公元前310年,秦滅古蜀開明王朝后,設蜀郡,治成都。秦丞相張儀策劃,蜀郡守張若主持修建“與咸陽同制”的成都城,被稱作“龜化城”。

到了唐代中期以后,云南的南詔國興起,四次舉兵進攻成都。南詔強大的軍事威脅,使成都的城市防御工程修筑迫在眉睫。乾符三年(876年),在西川節度使高駢的上書建議下,短短3個月,成都城就建起了新的城墻(羅城)。由于時間、經費緊張等原因,高駢下令開挖成都平原古墓中的墓磚作為筑城材料,并鏟平城內高地,運土筑城,成都城墻為磚墻自此開始。

此次在通錦橋附近發現的唐城墻遺址,多以古墓中的墓磚作為筑城材料。自先秦張儀“龜化芙蓉城”以來,唐、明、清等各個歷史階段都對成都老城墻有所修建,經歷兩千多年的風霜雪雨,逐漸淡出歷史舞臺。

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通錦橋路城墻遺址現場負責人江滔介紹,此次發掘的古城墻,分為夯土和包磚部分,為東西走向,略成弧形,其中,西側城墻保存較好。

城墻最早筑于晚唐時期,殘存長度約170米,寬8.9-12米。整個墻體內為夯土,外砌包磚,夯土殘高約1.6米。包磚的砌法是先挖基槽,在槽內筑一層夯土,再在夯土上鋪一層泥夾卵石,其上再砌包磚。晚唐時期,城墻兩側均為磚墻,殘高約1.5米,用磚規格不一,有漢六朝時期花紋磚和唐代素面磚。外墻一側有散水。寬約1米,鋪法規整,分斜鋪、平鋪兩種構建方式,散水外側以丁磚固定。

明代城墻僅見夯土墻體,疊壓于唐代城墻兩側,未見包磚。清代城墻在唐宋時期城墻垮塌堆積基礎上修建,僅存北側基礎,墻體及磚墻均已不存。

“清代修建方式基本與唐代城墻相似。平整地面后開挖基槽,基槽分夯筑三合土,厚度約33厘米,三合土上再壘砌紅砂石條,順鋪或錯縫平鋪,石縫間以石灰漿勾縫。”江滔告訴記者,自2018年10月至今,考古隊對該地塊進行考古發掘,面積約2000平方米。“根據目前的研究資料和實物發現,已基本可以復原唐代羅城的位置。原址保護城墻,對研究成都唐宋時期的城市建設、社會經濟格局等有重要價值。”


責任編輯:苒若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qtgdwk.tw)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