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學術 > 白石老人筆下的“鼠趣”(組圖)

白石老人筆下的“鼠趣”(組圖)

2019-05-09 12:31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作者:錢貴英

近日讀《白石老人自述》,看到里面有這樣一句話:“最先畫的是星斗塘常見到的一位釣魚老翁,接著又畫花卉草木、飛禽走獸等……尤其是牛、馬、豬、羊、雞、蝦、魚、蛙,這一類眼前常見的東西我最愛畫,畫得也最多。”作為從湖南湘潭鄉村中走出來的藝術家,半個世紀的農村生活熏陶,培養了齊白石對農村事物難以割舍的感情。也正是源于這份濃厚的鄉土戀情,使其作品雅俗共賞,長盛不衰。關于白石老人所繪蔬菜瓜果、花鳥草蟲、蝦蟹魚蛙之類題材的介紹,在各類媒體上可以見到很多,筆者今天要重點介紹的,是白石老人畫的小老鼠。

20190508c0501

齊白石、徐悲鴻1948年作《捕鼠圖》

查閱中國古代美術史,除了“老鼠娶親”之類的民俗畫外,正兒八經將老鼠描繪入文人畫的還不是太多,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明宣宗朱瞻基《苦瓜鼠圖》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到了近代,老鼠入畫,則純為游戲之作,或用來針砭時弊。與白石老人生活在同時代的繪畫名家里,包括清末的虛谷、趙之謙、任預,近現代張大千、溥心畬、于非闇、高劍父、徐悲鴻等人均有此題材的作品呈現,但像齊白石畫得這么多,這么精妙,這么富有生活氣息的,也就只有他一個了。上海朵云軒2012年秋拍曾推出一冊齊白石作于1950年的《畫鼠冊》,此時的白石老人已經壽登耄耋,人畫俱老,而畫面卻洋溢著爛漫的童趣,把畫家內心老頑童般的天真詼諧,暗含機鋒的世事洞達,都體現在了這八只情態各異的老鼠身上。這本冊頁繪四季鼠情,老鼠在配景之間或藏或露,動態迥異,可以說是集合了白石老人鼠畫的精華。

“小老鼠,上燈臺,偷油吃,下不來。叫媽媽呀,媽媽不在,骨碌骨碌滾下來,呦呦……”這首廣為傳唱的童謠,說的就是小老鼠上燈臺的故事。在白石老人的“鼠畫”之中,這個場景畫得最多,基本的構圖為油燈、紅燭,老鼠的數量有所增減,部分作品會根據場景增加瓜果、蝴蝶、書函等。齊白石作于1848年的《紅燭鼠趣圖》,為著名大藏家安思遠的舊藏,其上有“齊白石老鼠偷油圖,松瀑廬藏”的題簽。創作這件作品時,齊白石已88歲,屬于他成熟期風格的作品。畫面中描繪了三只小老鼠和一個燭臺。其中一只小老鼠抬頭仰望,另外兩只一遠一近,圍繞燈臺。整個畫面頗富趣味性,令觀者產生由物見景的遐想。白石老人把老鼠、燈臺引入畫中,流露出了他的質樸和孩子般的天真。北京保利2010年五周年秋拍上拍的《燈鼠圖》,原為天津美術出版社藏畫,有《齊白石全集》等8次著錄,以及“四絕——齊白石詩書畫印精品展”“中國近現代書畫十二大名家精品展”兩次參展記錄。這件作品以油燈、南瓜、老鼠和櫻桃構成生動有趣的畫面。搖曳的油燈火光下,南瓜碩大,兩只老鼠在偷瓜竊果,神情專注而憨態可掬、詼諧生趣,其高超的筆墨技巧令人嘆為觀止。畫后題跋為:“摘得瓜來置灶頭,庖中夜鬧是何由?老夫剔起油燈火,照見人間鼠可愁。”隱約可見老人當時窮困帝京而心憂俗事及至憤于俗世之心事。此外,這類題材在白石老人的妙筆之下,又演變出了燈鼠戲貓的場景。如1931年所作的《燈鼠戲貓圖》,齊白石老人寫道:“昨夜床前點燈早,待我解衣來睡倒。寒門只打幾錢油,哪能供得鼠子飽。值有貓兒悄悄來,已經油盡燈枯了。”老鼠有點挑逗的機警,白貓伏地張望的無奈,在作品里都傳達得非常到位,齊白石真是畫上講故事的高手,構圖簡單,卻讓一種緊張的氛圍直入人心。

責任編輯:果然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qtgdwk.tw)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