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國畫 > 張劍芳國畫作品欣賞

張劍芳國畫作品欣賞

2019-03-21 11:01    文章來源:人民美術網    

 

 【藝術簡介】

張劍芳簡歷:1963年生于江蘇無錫市,職稱副高。先后畢業于江蘇省輕工業學校美術專業,江南大學中文系,西南大學中國畫研究專業。中國美術協會會員,1983年開始展出發表出版作品。2004年獲首屆中國畫電視大賽金獎。主要著作有張劍芳作品集等二十種。 

 

 中國畫與寬容精神

張劍芳

在中國畫的發展過程中,中國畫承載著歷史沉淀的深厚文化內涵,已成為具有獨立審美價值的文化形態,是中華民族精神的再現。而中國文化數千年的積淀是文化多元化的社會環境及其寬容精神所致。同時,寬容精神也是中國畫藝術得以長盛不衰的主要因素。

當代中國畫發展的永恒主題是在繼承和創新。創新是中國畫創作的優良傳統,在求新的過程中,中國畫經歷了數千年文化之孕育以及不同文化的沖撞,經過無數次的吸收融合、經驗和審美約定俗成,使中國畫跟隨歷史的變遷步入當代社會,成為當代中國社會文化現象(藝術表達形式)的代表之一。

中國畫作為中國獨特的社會文化現象之一,存在著自然又統一的繪畫形式和審美價值標準。一種繪畫形式的存在,某一畫種的出現均有其獨特的方式和一定的審美法則。數千年中國畫的發展形成了中國畫自身的表現形式和審美行為、標準,歷代中國畫畫論也均有較為系統的撰說。 

 

對于傳統而言,中國畫理論博大而且精深,而此博大精深的理論之本源就在于老子和莊子及孔子之和諧、自然、人性本善,強調仁愛與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因此,中國畫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在不同宗教與文化的交匯中兼容并蓄并在社會寬容精神中得到鞏固、傳承和發展。這種主體和客體在寬松、相對自由的社會精神環境下的一種自然融入,豐富和轉換,其過程是因主體的寬容度為前提的。主體的寬容度是一種持續的自我調整,從而,在主體與客體之間達到一種新的平衡,達到主體不斷自我圓滿的結果。

中國畫形式的存在,歷盡數千年的政治動蕩而沒有發生突變的主要因素,緣于作為主體中國畫形式即水墨畫形式的寬容精神。進而也是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的寬容精神。在文化寬容形式的動力下中國畫學的思辯更有了相當的前瞻性,這種哲學上的自然觀為中國畫建起千載不衰而隨時代共同進程的理論基礎。古代中國文化的寬容精神在不同的時代也是有所不同的。當一個時代推崇這種精神,那么,社會多元文化繁榮的同時也促進社會政治、經濟的昌盛。而如果在政治領域缺乏文化的寬容精神,那么也造成了信息閉塞、經濟發展滯后不前甚至自滿倒退的結果。同樣,古代中國畫的發展也經歷了這種單邊主義的影響。我們追朔先秦、漢、晉中國畫的起源至隋唐成熟再至兩宋之繁榮及明、清的變化過程就能從中得出結論。元、明、清初期中國畫的總體變化首先是受極度封建強權對思想、文化的奴獄制度所影響。 

 

其二,是文化存在的核心價值觀同多元文化思潮沖突之間的文化保守意識導致了寬容精神的損失,民族主義文化自滿和畜牧意識直接造就了支撐單邊文化的思想秩序及其社會結構。當然,在此社會環境下中國文人及其中國畫的存在并不只是對文化毀滅和文化自滿的消極對抗,而是在通過對自我的不斷認識中完成了自我實現的主動追求,這種中國古代文人習慣于存在中積極生存的自我保護,自我的思想內涵使中國畫的發展進入了唯心主義的理性發展階段,從而也實現了使中國畫在傳統文人畫意義上的發揮,進而步入人自身自由思想生長繁衍并追求自然的無限空間,強化了中國畫文化內涵和生命力。 

 

存在作為歷史過程正是文化發展的另一種在場方式。元、明、清中國畫即文人畫現象是以單邊文化為依托并在思想壓抑的社會環境中出現的尋找自我宣泄的表演性中國畫藝術形式。唐、宋政治寬容以及樂詩尚文的風行使中國畫從博大而致精微、極度入世典雅而致華貴的傳統美學和審美觀逐步得到揚棄。保守的隱性文化競爭與對抗態勢及其自我的顯現狀態成為主流。這樣一個看起來近乎封閉的自我完善,實際在社會文化角度而言卻是相反,中國畫生存的原因不只是畫家個人,而是人與大環境如何共享的問題。中國畫創作的結果和社會群體息息相關,從而在與社會共享的過程相互寬容而超越繪畫本身。 

 

實際就社會對藝術的需求而言,其實文人畫同樣也是風尚之一,在某種意義上說,寬容精神是一種普遍的精神,中國畫的發展變化同時也反映了社會群體對一種文化了解及文化推廣內涵的渴求,也是一種寬容精神的個體與群體互動的表現,這種互動也決定了依然自然生存樣式而展開的共同體驗,而個體往往為群體所寬容并逐步融文化傳統的歷史長河。當然,中國畫中的文人畫現象也并不全部代表傳統中國畫唯一形式的。傳統中國畫也同時包容其它的中國繪畫形式,隨著改朝換代初期文禁之外,其中后期的政治松動也為藝術行為提供相應的發展空間。中國畫是一個整體的繪畫概念,文人畫或稱水墨寫意畫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中國畫在其獨有的工具材料運用的基礎上同樣不乏多種的表現形式。如:工細靚麗的廟堂畫、民間年畫、士人畫等等。但就傳統中國畫總體的格局而言,其發展的形式、過程、方向及其表現的內涵是一致的。當然假設如果沒有初期文禁之勢,那么中國繪畫的發展形式必將更加豐富多彩。而不只以文人畫形式才得以傳承至今。 

 

傳統中國畫在審美價值上推崇形神兼備。形乃質的本源,神乃質的意趣。其審美基礎出于文人風骨,因而才有意境、神韻、詩情、寫真之說。傳統中國畫表現形式就是以中國特有的筆、墨為語言載體,以此來塑造審美內涵。“筆、墨”是中國畫表現形式的主體,中國畫以其“筆、墨”為特征來區別于其它繪畫形式。中國畫的寬容就是“筆、墨”包容一切外來繪畫藝術的表達方式,去筆墨就是去中國特色。俗話說皮之不存,毛復何焉,中國畫以筆墨為主體語言的藝術表現形式是一棵數千年培育的古樹,古樹在成長,樹枝在不斷覆蓋,古樹的根在不斷延伸,古樹在不斷吸取各種養分的同時不斷得到壯大并發出新芽。中國畫的寬容精神就象古樹的根莖一樣不拒絕任何土壤的變化,只有這種海納百川的寬容精神才能繼續保持和發展自我特色。 

 

同時,藝術表現形態也像語言一樣,不同時代有不同的特點和變化,但總的變化始終不會脫離初創的原義。文化多元化是以不同的文化特色面目而出現的。中國畫的改革或創新當然不能以形式的模糊表達來替代,中國文化及中國社會與中國畫的寬容精神也并非是模糊概念可定論的。文化多元化的解釋在于不同特色文化的繁榮與發展和共榮。中國畫特色就是歷史形成的傳統文化特色,在文化多元化的交往活動中,各種文化樣式都隸屬于整體,每一種文化主體都是通過整體而得到理解。中國畫傳統的寬容精神對社會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打破一種自我封閉的文化形式,使個性實現開放和互動,在互動中與其它文化樣式共生并彼此分享見識,達到理解的基層,這一基層本身就是通過圖文與互動行為并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展開。多元文化的互動不只是某種外在的或附加的任何物件。 

 

互動是一種發于內在需要并不斷伸展開拓的過程,互動不是中立或旁觀。不同文化傳統及其基層的互動不但不會使特色文化樣式消亡,而且將會使不同文化傳統更加富有生命力。因為互動是以各自文化樣式為中心展開的,假如沒有以特色為中心的這一基礎,那么,互動就變為無意義。那種中國畫創新強調傳統轉型或中西合璧的模糊觀念,要么就是一種封閉其它個體文化傳統的文化霸權觀點,或者存在文化傳承和文化意義的盲點,缺乏面向一個更為豐富同時兼容自我與他人的意義體系的實踐結構。歷史是由人來創造而存在本身就是歷史的階段。中國畫的中外合作論、西方繪畫科學論、自由開放全盤西化論倡導現實主義論等等與其說是一種創新,毋寧說它是一種盲目的損失自我文化基礎的歷史繆悟。中國畫的發展并不因為歷史的繆悟所蒙蔽,發展是歷史的自然進程,正如文化共同性并非一種發展的必然。藝術行為決然不是單純的變異創造規律作用,因此。中國畫在當代的發展需要傳統特色的精神來回歸,只有寬容才能產生藝術樣式的多樣性,藝術才能發展進步,把傳統中國畫假設為一種局限并在公眾的眼前以不科學、非現代來蒙蔽,實則是一種文化的殖民,一種敗壞的道德,是對一種文明的摧殘。 

 

中國畫特色及其寬容精神就是投身于追求一種美善生活理想的實踐,同時。也意味著理性和德行相符合的高尚的精神境界,而這種理性和德行則被概括為“天人合一”的生活理想。中國畫特色的宏揚與發展是維護中華民族文化樣式的一種作用,具有重建人性的、精神的公共文化價值。中國畫改革與創新這一提法的本身缺乏本土民族文化意識。中國文化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形成“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自由競爭局面,由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文化的自由造就了以后兩漢及唐、宋文化的空前繁榮。 

 

中國畫的發展關鍵不在改革與創新而在于重建或者重振中國畫及中國傳統文化精神的問題。只有確立文化寬容精神的基礎,中國畫及中華文化才能真正實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文化自由,進而才能形成文化繁榮、社會和諧的高尚生活環境。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到近代的拿來主義及現代的“古為今用、洋為中用”說明了中國文化變遷的過程,其意義是截然不同的。當然從古代中國文化的繁榮先進、至近代在文化單邊主義影響下的沒落及其在政治經濟環境下被迫接受西方列強文化的狀況,展現了政治、經濟推動文化發展的影響過程。在某種意義上文化變為強權政治、經濟的產物。 

 

部分原因是殖民文化推動用科學、先進科技等形式語言把它偽裝起來,是一種高度集中的文化殖民建設的計劃體系,完全控制主體文化的發展方向。從而在不斷文化蠶食過程中本土的民族的文化特色逐步被替代形成所謂的文化一體化。近現代的中國畫的發展現狀尤其說明了這一點,在中國畫改革和創新的旗幟下,中國畫本身的特色逐步為外來藝術審美觀念所代表。中國畫特有的語言及其審美標準已面目全非,而成為低水準的西方繪畫技巧及審美行為的重復,這就不得不引起人們的思考。 

 

 “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在繪畫藝術領域就是一種文化的自由,一種相互交流、相互竟爭的理想和諧的文化環境,中國畫的振興和發展必須具有這種“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文化寬容精神。中國在堅持本土藝術表現語言的基礎上,當然也允許不同的風格和流派,但不具備上術特點的界域模糊的作品只能作綜合藝術類別,否則以中國畫材料方法畫西洋畫,以西洋畫材料方法畫中國畫就會造成概念混亂。這種形式互換的缺少藝術創新應有的原創意義的所謂創新實是一種模仿與剽竊和欺世的文化不道德行為。 

 

 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當代中國畫壇的主體仍未覺醒,在這一文化現象背后的實質,是一味追隨和跟風這近百年來的藝術繆悟。忘卻了中國藝術先賢們提出的三大精神“民族、人文、寫意 ”。而“繆悟”是在舊文化殖民主義文化基礎上的新殖民文化以藝術發展的“模糊”觀念來粉飾的。之所以稱其為新的,是因為這種文化殖民不再是以一個國家的面目出現,而是緊跟全球一體化、國際藝術交流這樣的形式展開的,目的是為了漸化文化觀念。更使許多年輕人盲目跟風,藝術“盜版 ”與盜版“藝木 ”層出不窮,有的據此“水準 ”來竊取了高職、高官。

中國畫的傳統特色和寬容精神的發揚與重建,關系到未來中國文化及其中國社會發展的文化形象。中國畫家們更應以正當的、真誠的追求文化和諧與完美的藝術創作觀念來實現大中華民族文化的傳播和互動。同時,中國畫的發展在這一觀念的框架內,在自由、獨立、創造理念的促動下重現先進文化之一的中國文化。作出自身的努力。 

 

責任編輯:桀栗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qtgdwk.tw)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