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國畫 > 傅書中國畫作品欣賞

傅書中國畫作品欣賞

2019-03-13 21:06    文章來源:人民美術網    

 

傅書中,1954年生于河南。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北京外國語大學中文學院外國留學生導師,對外漢語系特聘教授,伊朗德黑蘭大學美術學院客座教授,伊朗文化科技部藝術研究院院士。2012—2014年被人民藝術家協會評為“十大年度藝術家”稱號。2016年11月被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中國文化研究院”聘任為研究員。師從:孫其作品曾被伊朗總統府、土耳其國會、奧地利維也納美術學院、伊朗德黑蘭大學美術學院和中國駐中東地區國家大使館收藏。 

 

《和導師盧沉先生》

 名家點評

李準:傅書中得力于家學和中原文化的滋養,具有較深的民族繪畫根基,并能根據個人的獨特天賦,繼承創新,去走自己的路,其工筆花鳥畫,淡雅清新,朦朧飄逸,如同朱自清先生筆下的荷塘月色,其巨幅山水,凝重肅穆,氣勢恢宏,動人心魄。 

 

《2003年拜訪伊朗總統·哈塔米》

舒乙:在傅書中的作品里,他找到了一些自己偏愛的題材,譬如芭蕉,葦,荷,石,月,烏鴉,鴻鵝,大雁;他在工筆畫中嘗試運用山水畫的構圖;他固定在六尺巨幅上用大筆作寫意畫;他在工筆畫中刻意追求反華麗和反新艷。在作品中注入自己的心境和飄逸瀟灑的跳動,給工筆畫帶來鮮活的靈氣,這非常難得,也很新穎,仿佛在氣質上溝通了工筆和寫意兩大陣營,極為可喜,我極推崇此種“帥氣”的工筆。他的創作是別人沒有的,完全是由生活中體驗而來的題材,或來自河南老家童孩的回憶,或來自日常細微而又獨特的觀察,凡是這類創作,無一例外都好。像無數散落在泥地上的桃花,像風中的蘆葦,刮來了一派鄉思。它們都是妙畫,令人叫絕,己經稱得上是很有收藏價值的上等作品了。 

 

《大師陸儼少》

德大文學系教授,語言教育中心院長,蘇圖德博士:

我喜歡傅書中先生的畫,就像喜歡他的人一樣,納言而內穎,澎湃而流動,中國有句話叫“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山和水的睿智降生到畫家創作世界里,再把創作帶到詩的天國。傅書中是中伊兩國文化使者,是科技文化部近十年來請的最優秀專家,我更為我有這樣一位中國朋友而感到自豪。我看到了他給哈塔米總統畫的巨幅畫像,真是了不起,僅僅只用了水墨和一點赭黃,我們的總統便向我們走來。 

 

《北大教授》

伊朗國家美術家協會主席,哈里米:

大自然是人類的主宰,是人類的真主,畫家傅書中先生把自己的主宰畫得如此壯美,表明了他內心的虔誠和熱愛。

德黑蘭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扎德剛教授,博士生導師:

我從小就聽說,在遙遠的東方,有一個文明古國,對它的向往,在夢里使我流連不已。如今,我們從它的懷抱里,迎來了它的赤子,他給我們帶來了無與倫比的作品。那花和鳥的傳情,那山和水的壯麗,我想,傅先生在中國也是最卓越的。我感謝科技文化部為美術學院請來了這么不同凡響的教授,為有這樣的同事,讓我們喝彩。祝福他在伊朗幸福。 

 

《德大音樂導師》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培訓中心2018開班式發言》

各位領導、老師們,同學們,大家好:

今天是清華美院培訓中心書畫藝術創作班2018開學典禮,受校方委托我代表教師做發言,只是想說幾句掏心窩子的話,切入點我選擇了“名利”二字,做事業三百六十行離不開名利,做藝術家更為甚者,怎樣對待名利,在座的每位同學對名利的理解和態度肯定是各有千秋。

大家千里迢迢從祖國各地來到清華,來到中國文化的至高學府,大家都揣著夢想和名利的誘惑,看到那些把名利二字做得風聲水起的“成功人士”,想從他們身上借鑒點什么! 

 

《萬水千山》

但是今天我告訴同學們,真正的成功人士是要淡泊名利的。

我們的先哲老子四十四章這樣說“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貴?得與亡孰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大意是“你的名聲和你的生命相比,哪個更為親切,你的生命和利益比較哪個更為貴重,取與舍哪個更為有害?過分地追求名利,都會讓你付出更大的,甚至是慘重的代價。所以知足不會受到屈辱,適可而止,不會遇到兇險,只有這樣,才能保住長久的平安”。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問題。 

 

《延河水》

第二個問題,來清華學什么?怎么學?

同學們,我想問一下:中國繪畫的藝術精神是什么?中國畫的本質是什么?

中國畫的藝術精神兩個字“寫意”,中國繪畫的本質也是兩個字“意象”,這就是中國畫的核心特質,叫“立意為象”。

無論是工筆還是寫意、山水、人物、還是花鳥畫,離開了“立意為象”就離開了中國畫的核心所在。這正是我們民族繪畫與西方繪畫的本質區別,不懂得這一點,或者顧意無視這一點,中國畫最多和西方繪畫來個平起平座。

 

《延河水》局部

不是國力強了,經濟發達了,我們就會出現大師級別的高峰,民族復興首先是要文化的復興,上世紀初至中葉,我們民族之弱,遍受敵強欺辱,為什么出現了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李苦禪這樣一批大師級的人物?而今總書記說我們的藝術作品和藝術界只有高原,沒有高峰,為什么?值得我們深思!所以沒有“立意為象”的寫意精神,哪來作品的“氣韻生動”?

 

《《蘭亭舊本》》

氣韻生動位居傳統六法之首,不是說說而已,它是中國民族繪畫評判的總標準,其次才是骨法用筆,應物象形,經營位置,隨類敷彩,傳移摹寫;而我們現在的中國畫,把傳移摹寫放在了第一位,把應物象形作為評判標準,把隨類敷彩作為奪人眼球的魔力,有些本末倒置。中國畫何去何從,我想每個同學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借此機會,我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從2000年受伊朗科技文化部邀請,以訪問學者身份到伊朗德黑蘭大學美術學院傳授中國畫,開設中國山水畫和工筆花鳥畫兩科,帶了兩個專業四年的本科,和四位中國畫研究生,我同時在那里攻讀東方繪畫研究生學位。 

 

2008年回國在北京外國語大學中文學院任藝術學科主講導師,同時在國務院事務管理局直屬廣電總局,新華社任中國書法和中國畫的教席,算來從事教學十八個年頭了。在國外、國內我一直秉承中國民族繪畫的傳統教學法,“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精神辛勤地過著園丁生涯,雖然默默無聞,但為傳播傳統文化盡著自己的一份心力。時間關系,這里不作過多敘述。 

 

本還想就創作問題和同學們商榷,時間已經不允許,咱們還有時間,最后我想說說我們這個時代,這個時代,藝術家不安分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人們的心向物欲,利益攀比,喧囂塵上,早把藝術為人民的時代宗旨丟在腦后。把藝術創作引領時代和認祖歸宗對立起來; 

 

回想上世紀那些不朽作品,那些生命的贊歌,石魯先生的《轉戰陜北》、周思聰先生的《人民和總理》、傅抱石先生的《江山如此多嬌》、李可染先生的《層林盡染》,這些無愧于時代的作品,激勵著我們去攀登藝術的高峰,是現在的環境變了,人心也變了,缺乏創造精品的環境。

過去我們講大器晚成,現在誰還這樣講,巴不得早上學畫,晚上成為大師。歌德有這樣一句話“事物達到自然發展的頂峰,才會顯得美”。

所以,人須品天味地,放懷山水人寰,悠悠冬颶憐惜樹,漫漫夏節思慮長,那就讓我們把學習藝術當日子過吧! 

 

《大地和平》2003年

2018年3月7日晚 (定稿)傅書中,于北外

這是我在伊朗德黑蘭大學美術學院讀碩士時的一件作品;作品《大地和平》,是時任伊朗總統哈塔米先生;正值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季,伊朗民族也面對戰爭的危險,我和家人身處其境,總統為了自己的國家,人民不辭辛苦,各方協調;我為之感動,完成此作,現作品收藏在總統官邸。 

 

《大唐宮娥圖》 

 

《大唐宮娥圖》 

 

《大唐宮娥圖》局部1


責任編輯:桀栗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qtgdwk.tw)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公式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