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導讀:

  李德哲李人毅劉永貴黃維耿安順李志向何家英劉文選王超王乘曾迎春關山月林之源楊之光

人民美術網 > 國畫 > 李書成國畫作品欣賞

李書成國畫作品欣賞

2019-03-01 10:49    文章來源:人民美術網    

 

 【藝術簡歷】

李書成,男,漢族,1962年5月出生,海南文昌人,出生于海南石碌,全日制本科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獲文學學士學位。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廣東省書畫家協會主席、廣東省宋慶齡基金會榮譽理事、廣東省社會組織總會常務副會長、廣東書畫藝術研究會會長、《廣東書畫藝術》雜志社總編輯、《廣州文摘報》顧問、中國人民大學畫院中國書畫課題班李書成工作室導師,曾任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畫院副院長、油畫雕塑院副院長。

 

《和諧空間》國畫

在國畫創作方面,大膽探索以側鋒技法為主的藝術表現形式,所畫城市、山水重意趣而非形體,形散而神不散,以情運筆,以筆運墨,筆墨瀟灑靈動又不失力度。所繪物象速度感極強,動靜結合,都市生活節奏感噴薄而出,完美契合了當今社會日新月異的時代氣息;山水之趣躍然紙上,寧靜而致遠。1991年在廣東畫院成功舉辦個人側鋒畫展,胡一川先生親筆題贈“梅花香自苦寒來”。《南方日報》評價“李書成側鋒畫開創了嶺南藝術新天地”。 

 

《鳴風》國畫

在油畫創作方面,學習借鑒法國后印象主義代表畫家喬治?修拉的“點彩”技法,探索性地將國畫的線條與油畫的色塊、光影和細節處理方法進行融合,獨創出“金屬晶體”繪畫技法:摒棄傳統油畫的大面積鋪陳,擷取國畫寫意舒展的線條作“筋骨”,下筆有力、筆畫短促、以方見多,借筆下蒼勁的力道與簡短精干的結構,賦予畫中物象硬朗堅固的“金屬”感。以筆為刀,對畫面進行明確切割,并以油畫斑斕絢爛的色塊作肌膚,在平面上層層堆砌,形成如同鉆石、水晶的立體結構;從整體出發,圍繞不同的物象主題對色調和光影不斷進行細微的調整,使得色塊之間不斷變化但又相互緊密連接,如“芯線”般迂回穿梭,呈現出“分而不散”的視覺效果,營造出各個角度之下均如“晶體”般通透、連貫的美感,形成辯證統一的畫面邏輯。“金屬晶體”技法的運用,可有效提升作品的張力,通過靈活調整金屬晶體的大小、形狀、色調和光影等因素,營造出或張或弛、或厚重或輕巧、或雄渾或通透等不同質感。 

 

《寧靜山村》國畫

于1992年至1999年期間創作完成個人代表作品——油畫《大世紀》。畫作寬6.18米、高2.02米,囊括了20世紀至21世紀期間千余位在政治、軍事、經濟、科技、文化、體育、宗教等領域影響了中華民族進程的偉人志士。畫中人物按照時間順序,以政治人物為核心,分置于長城、長江和黃河之上,整體構圖如一只蜿蜒騰飛的巨龍,場景宏大、寓意深遠,視覺沖擊力極強,飽含了革命的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色彩;刻畫人物栩栩如生、活靈活現。中央電視臺、廣東電視臺、廣州電視臺等多家媒體多次報道《大世紀》。《人民日報》評價《大世紀》為“見證百年歷史,薈萃風云人物,用畫筆繪就的史詩”。《人民畫報》曾用大版面報道《大世紀》,并評價其為“高處人生、筆透百年”。1999年4月,《大世紀》榮獲國家版權證書;2002年獲國家郵政總局采用,以明信片形式發行;2007年收錄于《廣東年鑒2007》。 

 

《天地標》囯畫

1991年,廣東省美術家協會主辦“李書成畫展”。2006年、2007年,作品連續兩次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第十九次、第二十次新人新作展。2009年,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主辦“李書成畫展”。2017年,作品入選“北京名家作品展”。自1991年起,在國內外舉辦個人畫展數十次。

2009年,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出版《收藏界關注的中國畫家?李書成寫實主義油畫》。2012年,嶺南美術出版社出版《李書成畫集》。2014年,《美術》以副刊形式整版刊發《李書成油畫作品》。2014年,《榮寶齋》以副刊形式整版刊發《2014期刊推薦藝術家——李書成》。2017年,《收藏家》以副刊形式整版刊發《2017年推介藝術家——李書成》。2018年,《榮寶齋》以副刊形式整版刊發《2018年推薦藝術家——李書成》。此外,作品刊登在《美術》、《美術觀察》、《收藏家》、《榮寶齋》等國家級期刊和《美術報》、《中國書畫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南方日報》等報紙媒體上,共百余次。 

 

《山村秋韻》國畫

曾被《羊城晚報》評價為“畫壇怪杰”;曾被馬來西亞《中國報》評價為“畫壇拼命三郎”。2001年被中國文化部藝術市場司、天津美術出版社聯合授予“優秀藝術家”榮譽稱號。2003年5月被《經濟信息時報》評為“學習‘三個代表’先進楷模”。2004年榮獲“首屆中國書畫收藏雙年展”銀獎、“中國山水二百家”榮譽稱號。2005年榮獲“中國山水畫四百家優秀作品獎”。2013年1月,《李書成畫集》獲評“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2012年度優秀作品獎”。2013年12月,獲評廣東省民政廳“二0一三年度廣東省社會組織模范個人”。2016年1月,作品《寥寥數筆速寫人生》獲評“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2015年度優秀作品獎”。2017年1月,作品《一畫一世界》獲評“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2016年度優秀作品獎”。 

 

《云涌山城》國畫

山水風景間

作者:李書成

山水畫,是中國畫的重要題材之一,古人借以追古溯今、抒懷解意,描摹小視野外的大世界,在譯作英文時不知是因為譯者的“偷懶”還是“謙遜”而與油畫中的風景畫共享同一個名字“landscape”。如此說來,山水畫、風景畫是否全然無差,僅是東西方叫法之異嗎?懷著深深的疑問與好奇,我潛入了山水畫和風景畫之間,慢慢品味與思酌。 

 

《山村雅居》國畫

山水畫只是墨色的陳鋪,比起風景畫少了很多色彩的搭配和光影變化,仿佛是七十二變的孫悟空頓時被打回原形,失去了許多引人的“魔力”。閱過一幅幅的山水畫卷,看過一幅幅的風景油畫,只覺山水畫中的景物一塊山石、一片林野、一群山巒,由近距離的接觸不斷走遠,拉大了觀察的視窗和想象的空間,越看越開闊、越品越豁達。風景畫總是吸引著人由遠走近,一座山、一棵木、一滴水,感覺精致之余,卻讓人不覺走進了一個小小的空間之中。恍悟過來之時,明白了山水畫乏味、風景畫斑斕僅是表面的理解。 

 

《瑞雪高寒情》國畫

山水畫中一筆筆看似隨意,實則考究藏于墨色、留白之中,這些看似卷軸上的一方小景,實則寫著畫家滿溢的心境和更遠的念想和抱負。油畫山水要借勢于色彩的斑斕卻又不可同風景畫一般局限于畫家眼中的景致,要在創作的心思上開一扇窗,在主要的景致之外添加更多的念想,山山水水自然層疊卻不顯煩鎖與累贅,過渡間自然地將小畫面放大成一個大視界;在大致的輪廓中擴充細節,讓山石草木悠然自得、恰如其分地分布在畫布之中,自然隨意又渾然一體。 

 

《古老山村》國畫

心里有了念想,下筆便如獲神旨,順著“芯線”出發,勾繪出一條條“芯線”、一塊塊“金屬晶體”。縱橫的山石似是無序,但是緊致的石間連線卻又成為無序中的有序;蔥郁的樹木似是散亂,但是層疊的林木卻又代言了散亂中的平衡;硬朗的山石貌似一塊塊呆板的色塊,卻在邊線的勾勒下獨立成一塊塊“金屬”,在色彩的漸變和更換中還原了每一塊山石獨有的一份經歷和雕磨;沖擊而下的山澗似是一片無聲的潑白,但縱然是一顆珠狀的水跡都如“晶體”一般剔透,反射著畫中旭日投射來的七彩光芒。無心之中,循著“芯線”出發,走出繪畫的天地,一切便在無形之中形成一張有形的網,兜住了無形的全局,卻又不兜住更深遠的遐想。 

 

《秋幕暖鄉》國畫

臨收筆時,輕抿一口清茶,閉目細品之中,不覺有些許晃神:畫布上的色彩止不住地飛升,凝為彩珠,濺碎于空氣,僅留下黑白灰的漸變、光影和畫中遠山上的那盞孤燈,隱隱約約,卻在指引著什么……這僅是疲憊時的幻象,抑或是理想照進了現實里?心中似是一縷曦輝又夾帶著一種莫名的微妙,且行且悟,為著心中的微妙,又踏上了征程。 

 

《暮雨村莊》國畫

云嶺深壑揚清音

——李書成山水畫談藪

作者:何平

中國油畫大師靳尚誼說過:“一個人繪畫基礎的厚度,往往能決定其日后藝術創作的高度。”

對于浸淫翰墨近半個世紀的李書成說來,他從素描、白描、造型、敷彩……從傳統到創新,從具象到意象,再從側鋒到積墨。李書成一路走來,博觀約取,他擅于吸收畫壇各大流派的精華,由技進藝、由量而質、由質至臻的過程,系腳踏留印,夯壩實土的過程,非一日所為,乃畢生窮修之功。 

 

《秋收》國畫

若論李書成的中國山水畫,與其油畫的成就相比亦不遑多讓,各領風騷。李書成稱,他是先學國畫后習油畫的,特別在山水畫上下過苦功夫。在國畫領域的探索中,他常常感到南北兩派風格之差異,技法之迥殊:南派婉約精妙、變幻婀娜、線條靈動;北派意蘊沉雄、氣象恢宏、筆墨潑灑。作為生于斯長于斯的南方人,李書成無意當兩者的樞紐,更不屑畫地為牢或南榫北卯。他認為,藝術不能鑲嵌,只可融合。李書成隨情懷所向,創作理念入古出新,欲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子。

于是,李書成在研習嶺南畫派的同時,北望長空,尋覓星宿。他時常陶醉于張大千晚年的潑墨大寫意;云游于李可染雄渾樸茂的積墨山水;癡迷于陸儼少云水律動的意態情趣;行吟于何海霞朗朗逸氣的青綠山水…… 

 

《深秋牧歌》國畫

南融北匯

《源水》是李書成早期創作的一幅丈二大山水,一闕對故鄉厚土的頌歌。畫面呈現出三大一少:大尺牘(舉凡畫幅大不足為大,內涵豐裕始見功夫);大氣象(千峰萬壑,百溪匯源);大寫意(水墨淋漓,恣意縱橫);少鋪陳(鮮贅述,少冗筆)。

 

《沿海城市》國畫

該畫靜中見禪,寂寂寥寥、莽莽蒼蒼,濃墨化彩,由深黛漸次淡赭。山景崖壑崔嵬,亦色亦空,亦靜亦動。用繪山之墨繪林,復用繪林之墨繪山,山林盡染;以寫云之意寫霧,復以寫霧之意寫云,云霧氤氳。水貌儀態萬千,時而逶迤,時而匯合,時而奔瀉,終極歸源,勢成浩浩蕩蕩的滾滾東流……此時此刻的作者,想必神馳八極,搦管蘸墨,筆意澎湃。或側鋒積墨,或反復皴染,或潑墨設彩,筆墨駕輕就熟,道法自然,意蘊陡生。 

 

《峪巒春暮》囯畫

好一幅水塢莽林之巨構,它十分強調空間的層次感,催化出某種若有若無,無中生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文人情懷。既具嶺南畫派筆墨線條的精雕細琢,又有北派大色塊皴擦烘染的潑灑鋪張,兩者相互滲透,個中仍有一股率意與粗獷的性靈洋溢其間,可謂南風北格的圓融契合。李書成筆下的清山秀水,古村莽林,氣象萬千。他繪嵐靄當以騁懷,寫景實則為抒情,藉山水常作詠志。

題圖《源水》:寓意人生長路漫漫,只有源頭活水常注,生命之舟方可揚帆啟航,駛向成功的彼岸。 

 

《源水》國畫

側鋒積墨

忽如一夜秋風勁,黃了稻田,紅了楓林,熟了莊稼,樂了山民的心。此為《山村秋韻》所描摹之景致。詩人郭小川曾在《團泊洼的秋天》中詠哦道:“秋涼剛剛在這里落腳,暑熱還藏在好客的人家。”不是嗎,君不見那彎彎的小溪繞著村郭潺潺流過,岸柳在涼爽的秋風中搖搖曳曳,參天古樹上的枯葉沙沙作響,飄蕭輕飏。農夫田疇牧牛,刈稻拾穗,打糧曬谷,從事著秋收,欲將希望的種子冬藏,再待來年春風化雨,萬物蘇生。李書成通過側鋒積墨法,令眼前呈現一派寥廓秋光的豁然景象,一脈濃得化不開的秋意,教人在美的意蘊中感知秋日之山川。 

 

《城河》國畫

李書成曾有段回憶:“自幼行山,看林木花鳥、飛瀑溪澗;聽風過松濤、泉水叮咚。初時是孩童無知的嬉戲打鬧,漸長時學會了潛心觀賞。山水,從稚童的樂園變為鐫刻在心中的風景,一一攥在手中、落入筆下、印在腦里。”山光水色是畫的源泉;畫是水色山光的升華。古人繪畫常以悲秋示人:清秋瘦水,殘霞落日,寡淡自憐,不解愁腸……而李書成的《山村秋韻》卻立意明豁奇峻,秋高天朗,彌漫著對山鄉生活的熱忱向往,充滿著對大自然的敬畏之情,謳歌寧靜中漸漸遞嬗的鄉居田園。就其技法而言,側鋒——疏繁向簡;積墨——厚積薄發。畫面曠達而不失細微,靈動而不失厚重,斑駁而不失統一。虛與實相生,人與物共鳴。把“秋”的意象點染得淋漓盡致。正應詩云:“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壑巒云涌》國畫

入古出今

《古老山村》著意刻畫一個“古”字,運筆高古狂狷,表意靈性率真。看似輕描淡寫,實則濃墨重彩,不經意間,歷史的厚重感隨著毫端的反復皴染而迭出,層層疊疊的崖壑,仿佛被來自遠古洪荒的年輪風化著、剝落著,遺下了青磚灰瓦的古村落。

李書成認為:“藝術創作須有高度、有自為、有肌理的結合,三位一體,方能積墨為雄。”換言之,立意—創新—技巧是一個相互關聯的整體,三者有先有后,互為表里,遞進深化。他曾嘗試用水墨流動的形式,去營造一種滄桑又古樸的迷離氛圍,效果得到了同行的認可。真可謂“筆端納拙味,墨色釋清氣”。 

 

《秋暮山鄉》國畫

 在談及中國山水畫的創作時,李書成講過一句話:“畫畫到了一定的層次,技藝通常并不重要,一切實驗與探索都可以重頭再來,唯獨‘專注度’決定你是平庸還是出色,它能引領你和你的作品走向藝術創作之巔。”“專注度”——與其說是一個過程,毋寧說是一種態度,一種能讓你向高度進化的態度。 

西晉文學家左思詩云:“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李書成恰似一位吟嘯徐行的詩人,無需絲竹管弦,卻以一柄濡毫,一池芳墨,為家山詠嘆,為時代放歌,為蒼天厚土留下不盡的清音! 

 

《山村鳴和》國畫


責任編輯:桀栗
免責聲明:人民美術網(www.qtgdwk.tw)除非特別注明,本站所轉載的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的所有稿件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如事關不當,請聯系刪除。

最新推薦

最新推薦

人民收藏

鑒藏

公式规律吧